?

隨著西方撤資 烏克蘭戰爭損害了俄羅斯科學

2022-04-11 00:43?來源:溫州視線

隨著西方撤資 烏克蘭戰爭損害了俄羅斯科學
隨著西方撤資 烏克蘭戰爭損害了俄羅斯科學

自2000年以來,每年都有數十名國際科學家抵達位于西伯利亞科雷馬河上的俄羅斯偏遠東北科學站,研究北極環境中的氣候變化。烏克蘭戰爭損害了俄羅斯科學。

不過,今年不是。

在烏克蘭戰爭爆發之后,德國馬克斯普朗克生物地球化學研究所凍結了用于支付研究站人員的資金,并凍結了用于測量氣候變化使北極永久凍土融化的速度以及有多少甲烷(一種有效的全球變暖氣體)的儀器。

由德國政府資助的馬克斯普朗克協會發言人彼得赫格斯伯格說,資金凍結可能會導致該站自 2013 年以來的連續測量中斷,從而影響科學家對變暖趨勢的理解。

“東北科學站的(俄羅斯)同事試圖保持該站的運行,”赫格斯伯格說。他拒絕透露有多少資金被扣留。

路透社就烏克蘭沖突對俄羅斯科學的影響與超過兩打科學家進行了交談。在歐洲對莫斯科實施制裁后,西方為俄羅斯科學提供的數千萬美元資金被暫停后,許多人對其未來表示擔憂。

科學家們說,俄羅斯和西方機構之間的數百個合作伙伴關系即使沒有完全取消,也已經暫停,因為在蘇聯 1991 年解體后,多年來建立國際合作的入侵已經瓦解。

許多溝通渠道被關閉,研究旅行被無限期推遲。

受西方暫停援助影響的項目包括在俄羅斯建造高科技研究設施,例如離子對撞機和中子反應堆,歐洲已承諾為此提供 2500 萬歐元(2740 萬美元)。

科學家們說,這種技術將開啟一代研究,從基礎物理學到新材料、燃料和藥物的開發,這一切都可能做出貢獻。

在歐盟上個月停止與俄羅斯實體的所有合作之后,另外 1500 萬歐元(1670 萬美元)用于設計應對氣候變化的能源轉型所需的低碳材料和電池技術的捐款也被凍結。

“從情感上講,我可以理解這種暫停,”研究全球森林覆蓋率的俄羅斯環境科學家 Dmitry Shchepashchenko 說,自 2007 年以來一直隸屬于奧地利國際應用系統分析研究所。

但對于整個科學而言,他說:“這是一個雙輸的解決方案。氣候變化和生物多樣性等全球性問題......如果沒有俄羅斯領土[和]俄羅斯科學家的專業知識,就很難解決。”

凍結財務

當蘇聯解體時,俄羅斯在科學上的支出急劇下降,成千上萬的科學家移居國外或完全放棄了他們的領域。

“作為科學家,我們覺得我們的工作沒有受到贊賞,”1990 年代將工作移至阿拉斯加費爾班克斯的永久凍土科學家弗拉基米爾·羅曼諾夫斯基 (Vladimir Romanovksy) 說。“幾乎沒有資金,尤其是實地工作。”

此后,俄羅斯的資金有所改善,但仍遠低于西方。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 (OECD) 的數據,2019 年,俄羅斯將其 GDP 的 1% 用于研發——根據貨幣和價格變化調整后約為 390 億美元。

大部分資金都花在了物理科學領域,例如空間技術和核能。

相比之下,德國、日本和美國各自花費了各自 GDP 的 3% 左右。對美國而言,2019 年這一數字為 6120 億美元。

不過,俄羅斯科學從與國外科學家的項目合作中得到了推動。例如,俄羅斯和美國領導了 1998 年發射國際空間站的國際財團。

俄羅斯航天局局長Roscosmos本月表示,將暫停參與空間站,直到與烏克蘭入侵有關的制裁解除。

俄羅斯科學家還幫助位于瑞士的歐洲核研究組織(即歐洲核子研究中心)建造了世界上最強大的粒子加速器——大型強子對撞機。2012 年,對撞機突破性地發現了難以捉摸的希格斯玻色子,而在此之前,該玻色子才被理論化。

2014 年俄羅斯從烏克蘭吞并克里米亞后,與歐洲的科學友誼繼續不間斷。但歐洲核子研究中心的管理委員會上個月宣布暫停與俄羅斯的任何新合作。

在過去三年中,僅德國就為 300 多個德俄項目提供了約 1.1 億歐元(1.22 億美元)。另外 1260 萬歐元(1400 萬美元)的歐盟資金被授予俄羅斯組織,用于另外 18 個項目,重點關注從北極氣候監測到傳染性動物疾病的方方面面。

化學家 Pavel Troshin 最近贏得了俄羅斯國家資助,因為他參與了俄羅斯和德國開發下一代太陽能電池為通信衛星供電的努力。但是,由于德方現在暫停,該項目懸而未決。

在俄羅斯化學物理問題研究所工作的特羅申說,聯合項目“應該是為了全世界的利益而進行的,而剔除俄羅斯科學家……確實適得其反”。

“我從沒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讓我感到震驚。我非常沮喪。”

北極停電

擱置的更緊迫的研究工作包括研究俄羅斯北極地區氣候變化的項目。

“三分之二的永久凍土區位于俄羅斯,因此來自那里的數據至關重要,”永久凍土碳網絡的北亞利桑那大學生態學家 Ted Schuur 說。

“如果你切斷了對俄羅斯永久凍土變化的看法,你就真的切斷了我們對全球永久凍土變化的理解。”

這對科學家來說是令人震驚的,因為全球變暖正在融化長期冰凍的土地,據估計,該土地擁有 1.5 萬億公噸的有機碳——是當今大氣中有機碳含量的兩倍。

隨著永久凍土的融化,鎖在冰中的有機物質會腐爛并釋放出更多使地球變暖的氣體,例如甲烷和二氧化碳??茖W家們擔心這種排放可能導致氣候變化失控。

Schuur 說,科學家們可以使用衛星來監測由于解凍引起的景觀變化,但無法了解地下發生的情況,這需要現場研究。

俄羅斯科學家多年來一直在收集和共享永久凍土場數據,但西方研究人員不確定這些溝通渠道是否會保持開放。由于覆蓋廣大地區的資金有限,這些數據集也不完整。

美國伍德威爾氣候研究中心的北極生態學家 Sue Natali 表示,她提高俄羅斯監測能力的項目計劃被擱置。

“本應在今年推出的儀器已停止使用,”她說,因為她同事的旅行計劃已被取消。

美國政府沒有發布與俄羅斯機構互動的明確指令,這與歐洲的立場相反。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告訴路透社:“我們不認為俄羅斯人民對[沖突]負責,并認為繼續與俄羅斯人民直接接觸至關重要——包括在科學和技術領域。”

科學作為附帶損害

俄羅斯科學基金會國家資助的 2021 年預算為 229 億盧布(2.13 億美元)的項目依賴于與印度、中國、日本、法國、奧地利和德國等國的合作伙伴關系。

一位發言人沒有回答路透社有關停止歐洲合作將如何影響其工作的問題,只是說該基金會將“繼續支持領先的研究人員團隊及其研究項目”。

歐洲科學家一直在幫助建立俄羅斯研究基地,包括圣彼得堡附近的中子反應堆和離子對撞機,這項由歐盟資助的名為 CremlinPlus 的項目的協調員 Martin Sandhop 說。

這些設施將有助于推動高能物理、生物化學和材料科學等領域的研究。

但是現在暫停了一項耗資 2500 萬歐元的項目延期計劃,Sandhop 的團隊正在將專家和設備轉移到歐洲機構。

例如,計劃中的反應堆所需的克里姆林中子探測器現在將運往瑞典隆德的一個設施。

即使俄羅斯設法完成了擴建工作,如果沒有西方機構的一套工具來分析數據,這項工作的價值仍不清楚。

莫斯科附近下諾夫哥羅德應用物理研究所的物理學家 Efim Khazanov 表示,無法使用歐洲設備會損害他使用高能激光研究真空中時空結構等主題的工作,這可能會擴大我們的研究范圍。對宇宙的理解。

Khazanov 是簽署公開信的數千名俄羅斯科學家之一,該公開信張貼在獨立的在線科學出版物 Troitskiy Variant 上,稱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注定要在國際上孤立”。

在俄羅斯于 3 月 4 日通過一項將烏克蘭競選活動中的“假新聞”定為犯罪的法律后,抗議信 https://t-invariant.org/2022/02/we-are-against-war 被暫時從網站上刪除。

當天,俄羅斯校長聯盟網站上發表了一封支持俄羅斯入侵的信,并由超過300 名頂尖科學家,他們已被暫停歐洲大學協會會員資格。

雖然外國資金只占俄羅斯科學支出的一小部分,但其科學家依靠這筆錢來維持項目和事業的發展。

華盛頓特區喬治華盛頓大學的俄羅斯地理學家 Dmitry Streletskiy 感嘆道:“這些聯合研究資助幫助了很多俄羅斯人,我只是驚訝于歐盟正在瞄準科學家,而這不是合適的目標人群。” 

編輯: yujeu


    ?
    聯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隱私政策 - 網絡營銷 - 網站地圖
    溫州視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日本黄网站免费的,小sao货下面好多水,bestialityvideo欧美粗大

      <track id="hj7hf"></track>
      <track id="hj7hf"><ruby id="hj7hf"></ruby></track>
        <track id="hj7hf"></track>
        <pre id="hj7hf"><ruby id="hj7hf"></ruby></pre>

            <noframes id="hj7hf"><pre id="hj7hf"><ruby id="hj7hf"></ruby></pre>

            <track id="hj7hf"></track>

              <pre id="hj7hf"></pre>

                <track id="hj7hf"></track>

                <big id="hj7hf"><strike id="hj7hf"><ol id="hj7hf"></ol></strike></big>